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房东是前任+番外 by:璟梧(上)

字体:[ ]

 
  文案
  傅柏秋的房子在网上挂了半年,一直无人问津,只因为她的工作是为死人化妆,没人能接受与她同住。
  后来,有人看中了房子,并表示不介意她的职业。
  她没想到那人会是前女友。
  时槿之年少成名,被鲜花和掌声迷了眼,弄丢了自己的心,二十九岁这年她抛却满身光环,毅然回国,找回那颗心。
  这天,她站在傅柏秋面前。
  傅柏秋沉下脸:“房子我不租了,你马上走。”
  时槿之眨眨眼:“老婆好狠的心,要让我睡大街……”
  cp:老干部入殓师x老妖精钢琴家,双御姐
  1v1,he
 
  内容标签: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甜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傅柏秋,时槿之 ┃ 配角:乔鹿,夏岚 ┃ 其它:
 
 
第1章
  2017年秋,榕城。
  傅柏秋又一次梦见了时槿之——在高一那年的校庆晚会上,她坐在大礼堂观众席正中央的位置,看着红色幕布被缓缓拉开,视线里出现了一台纯白色三角钢琴。
  十五岁的时槿之身穿晚礼服,款步走到钢琴前坐下,优雅地抬起双手,落在琴键上。她十指纤细白皙,灵活有力,轻巧地奏响一连串颗粒饱满的音符,流水般的旋律回荡礼堂。
  画面一转,房间内灯光昏暗,她拥着时槿之在绵软的被褥上翻腾,热意交织蔓延,躁动起伏不止,火焰燃尽了理智,心绪放肆沸腾,沉溺在汹涌波涛里。
  ……
  再然后,她醒了。
  清晨的殡仪馆肃穆安静,园子里屹立着两棵粗壮的杨树,秋天了,半黄不绿的枯叶摇摇欲坠,风一吹就哗啦啦地掉,像下了一场落叶雨,一层层铺在地上。保洁阿姨扛起大竹扫把,唰唰地扫着落叶,不厌其烦。
  傅柏秋停好车下来,一手拎着银灰色保温杯,另一手遥控锁车门,穿过长长的走廊,朝主楼办公室走去。
  “傅姐,今天这么早啊。”
  “傅姐早。”
  迎面遇到同事,傅柏秋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,与人擦肩而过。然后耳边飘来一阵窃窃私语:
  “长得这么漂亮来了殡仪馆,可惜了。”
  “我要是有傅姐那条件,肯定去当明星。”
  “拉倒吧,明星也不见得有傅姐好看,都是整出来的塑料脸。”
  声音逐渐飘远,被卷着寒意的秋风吹散,傅柏秋乘电梯上到三楼,像个幽灵一样飘进办公室,铭牌上几个大字:
  业务科,防腐整容部。
  她是一名入殓师,通俗点说,也叫遗体美容师,工作就是为遗体化妆、防腐清洁、穿衣入殓,今年是她踏足殡葬业的第七个年头。
  办公室里只有主任在,见傅柏秋进来,对她招了招手:“小傅啊,你来一下。”
  傅柏秋停下脚步,看着他。
  “上次车祸送过来的0742,家属已经处理完保险和赔偿的事了,今天下午三点办告别仪式,你看看能不能在仪式之前清理好,我给你安排九点钟送到化妆室。”
  “现在就可以。”她淡淡道。
  中年男人和蔼地笑了,摆摆手:“大早上的,刚吃完饭,怕你受不了。”
  上周馆里接了一具死于车祸的遗体,编号0742,据殡仪车师傅说,是被后八轮碾了,内脏骨头碎得稀烂,死状相当惨烈,又在冷冻室冻了一个礼拜,他担心傅柏秋看见了会当场吐出早饭。
  傅柏秋挑了下眉,不置可否,进去里面的休息室。
  领导的顾虑很多余。
  干这行不能怕,也不会怕。早几年她曾亲自跟随殡仪车接遗体,是一对用炸|药殉情的小情侣,当时血肉模糊的尸块满地都是,要一块一块捡进袋子里,回来拼接。从那以后,她对一切血腥的东西自然免疫,无感。
  但今天她不想多费口舌,随便领导怎么安排。
  保温杯里盛着热腾腾的枸杞茶,傅柏秋拧开盖子抿了一口,从柜子里拿出白大褂和一次x_ing工作帽,站在镜子前穿戴齐整。
  其他同事陆续来了,清一色年轻小伙,见到她纷纷打招呼:
  “傅姐,早啊。”
  “早上好,傅姐。”
  入殓师队伍里少见女x_ing,尤其是像傅柏秋这样长得漂亮又技艺精湛的美人,乌发如浓墨,肤白如初雪,一双翦水秋瞳清透明亮,只是她x_ing子清冷淡漠,常年顶着张x_ing冷淡的脸,不爱说话,不怎么笑,独来独往,便得了个“神仙姐姐”的称号。
  “傅姐今天处理0742吗?需不需要帮忙?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