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房东是前任+番外 by:璟梧(下)

字体:[ ]

 
 
第50章
  中年女人的身影在傅柏秋脑海中挥之不去,金发, 只有侧脸, 辨认不清,直觉非常眼熟, 她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。
  直到饭局结束, 那抹影子都没再出现。
  礼宾车将二人送到酒店门口, 时槿之婉拒了对方派遣保镖的提议, 左手拎着包, 右手挽着前女友,脚下踩着七厘米尖头恨天高匆忙上楼。
  “冷死我了冷死我了!”
  “我以为榕城够冷了,谁知道这里......德国人冬天是怎么活下来的!”
  一进屋,槿之小祖宗抬腿一甩, 飞了高跟鞋,三下五除二脱掉单薄的套装,换上酒店里毛茸茸的大睡袍, 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。
  傅柏秋慢悠悠换好鞋, 嗤笑一声:“你都在这里活过多少个冬天了, 难道比德国人厉害些?”
  说着目光四下搜寻电热水壶,找了一圈没见着, 才想起来欧洲人没有喝开水的习惯, 冬天也是喝凉水,酒店基本不备烧水壶。
  时槿之“唔”了声,翻白眼:“你又欺负我不记得。”
  “注意形象啊,大艺术家。”
  “在毛毛面前没关系。”
  “是吗?”傅柏秋挑眉, “我最嫌弃那种整天哭鼻子,遇事嘤嘤嘤,总爱动手动脚的人了。”
  时槿之:“……”
  说得她无地自容,一时间屋子里寂静无声。
  会不会太过分了?
  突然,时槿之站起身,扑过来就是一个熊抱,树袋熊似的挂在她身上,龇牙咧嘴道:“你说谁整天哭鼻子嘤嘤嘤了?我哪有动手动脚,明明每次都是你勾引我,你这个口嫌体正直的心机毛......”
  “我数三下你给我放手?”
  “揪你耳朵!”真的揪。
  “时槿之!”
  傅柏秋一巴掌打在她屁|股上,不轻不重。
  这人贯会卖惨装可怜,挨了打马上开始嚎:“啊,好痛,毛毛欺负我——”
  “信不信我把你这副样子拍下来发推特?”
  “你敢!”
  “试试?”
  “……”
  时槿之怂了,乖乖松开她,悻悻走回沙发缩着。
  两人这么一闹,恍然间仿佛回到从前,那时候闹得比现在更欢乐,往往最后的结果是“打架”,来一场世纪枕头大战,打得满屋子鹅毛簌簌乱飞,最后打进被窝里。
  傅柏秋盯着沙发上缩成一团的白色影子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  “你笑什么?”白团子扬起脑袋恶狠狠地瞪她。
  傅柏秋抿住唇,止笑,一本正经道:“没什么。去洗澡吧,今晚早点休息,坐一天飞机累了。”
  “......你帮我洗。”
  傅柏秋扬起巴掌,面无表情:“你可能是皮痒了。”
  “自己洗就自己洗。”时槿之再次怂了,嫌弃地撇撇嘴,起身走向浴室,“呵,家暴的女人。”
  “……”
  不多会儿,浴室传来水声。
  傅柏秋脸上笑容渐渐褪去,轻叹了口气,坐到刚才她坐过的位置上,凝神沉思。
  明天就是比赛,来自全球各个赛区的胜出选手齐聚汉堡音乐厅,不仅仅是单纯的比赛,更是一场听觉盛宴,因为能胜出而来到这里的,无不是佼佼者,就像当年的槿之。
  槿之从十二岁开始参加钢琴比赛,国内国际拿下多项大奖,早早被那几家专注古典音乐的大唱片公司盯上,最后签了KRI。
  不知道明天会诞生几个未来的大师,各家公司的经纪人都盯好了,甚至CEO亲自出马。
  比赛过后有演奏会,有大师班,有庆祝晚宴,她们少说要在汉堡呆个三四天,然后启程前往伦敦。
  傅柏秋仰了仰脖子,脊背往后靠在沙发上,深呼吸一口气。
  团队。
  经纪人。
  以前的事。
  电光火石间,脑海中闪过经纪人的影子,竟然与饭局上那中年女人的侧脸重合......
  傅柏秋猛然睁开眼。
  叶子潇,Sherly?
  .
  翌日的比赛在下午进行,地点是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。
  大赛为纪念著名钢琴家勃拉姆斯而创办,每两年一次,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极高声誉,被称为欧洲最专业的国际钢琴比赛之一,目的在于发掘最具钢琴天赋的未来大师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