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一不小心怀了神龙的崽 by:缎某

字体:[ ]

 
文案
 
 
自以为是攻的阮韫,一朝穿书成受,还意外落进了龙窟……
原文说,他将会怀上龙崽。
阮韫看着面前正处在发情期的神龙,浑身瑟瑟发抖。
 
内容标签: 生子 穿书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阮韫x计都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 
 
  ☆、第一章
 
  《一不小心怀了神龙的崽[穿书]》
 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,谢绝任何形式转载。
  作者:缎某
  ***
  “阮师弟?”
  阮韫睁大眼睛望着床顶,再缓慢地转动了一下眼珠,看向床边一脸着急的白衣青年。
  白衣青年见他双目呆滞,语气颇为激动,“怎么样?还疼吗?”
  阮韫愣愣地看了他三秒,头不疼,懵逼是真的。
  白衣青年自责道:“是师兄不好,师兄不该出手那么重。”
  师兄?出手?阮韫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  白衣青年又道:“眼看明日就要下山,不如你留在宗内休息,斩杀恶龙的事便交给我们了。你先歇着,师兄去把熬好的药端来。”
  “嗯。”
  阮韫虽然听不懂,还是装样子回答了一句。直到白衣青年带上门出去,他才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  这是一间十分普通的房间,干净又整洁。除了床柜桌椅,没有一点儿多余的东西。
  阮韫好不容易套上的白靴白袜,在屋内走动了一番。这里看起来像是古代房间,床边还放着佩剑。阮韫好奇地抽出来看了看,剑刃雪亮,不像是赝品。他忍不住摸了一下,也不知是这剑锋太利,还是皮肤太嫩,轻轻地就划出了一道血丝。
  这是什么鬼地方?阮韫想起刚才白衣青年说的话,什么斩杀恶龙,又什么下山,听着很是熟悉,却怎么也记不起。他放下剑,过去打开房门,正巧碰上端着药碗的白衣青年。
  “想出去走走?”白衣青年把药碗搁在桌上,好心提醒道:“等一会儿再出去吧,再不喝药就凉了。”
  阮韫瞥了眼药碗,一看就很苦。他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道:“多谢师兄,我待会儿就喝。”
  白衣青年迟疑着向前迈了一步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正在这时,门外有人在喊他,“宋师兄,宗主让你速速去一趟玄机楼。”
  “你乖乖地把药喝了,师兄过会儿再来看你。”姓宋的白衣青年说完这话,转身离开了。
  阮韫怔在原地,还没搞清楚状况。听刚才那些话,感觉自己好似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  不会是穿越了吧?
  他想起了自己最近追的那篇文,书名叫做《娇弱仙妻是个攻》,他就是冲那个攻字去的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会在里边看见一个同名同姓的角色。
  从在那篇文中看到自己的名字开始,阮韫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再看现在这样子,是穿书没跑了。
 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阮韫出到外面。四周是清幽的竹林,偶尔传出几声鸟啼。
  阮韫寻了一圈儿,好不容易找到了小院后的一汪水潭。借着潭水打量这副皮相,看上去几分神似,可实在太过清秀。就这皮肤,还修仙呢,跟那小姑娘一样嫩得能掐出水来。
  阮韫有些不服气,他一向以攻自诩,怎么穿成了一个受。是个受就算了,还是个会怀孕的受!
  书中并没有对原主过多描写,只说接下来他会和师兄弟一起去斩杀恶龙。不过这恶龙没杀成,反倒把他自己给赔了进去。
  “阮师弟,药喝了吗?”
  正神游在外,背后猝不及防冒出个声音。阮韫转过身一看,说这话的正是方才那名宋师兄。
  宋衡见他不说话,催促道:“快去喝了。”
  阮韫哦了一声,心想,这师兄对原主为免也太过关心了吧?难不成对原主感兴趣?没办法,作为一个GAY,看谁都不像直的。
  阮韫听话地喝了药,想起刚刚宋衡提到的事,问道:“师兄,你们要下山去斩杀恶龙了吗?”
  “嗯。”宋衡看他把药喝光了才完全放心,“你的身体还没好,下山太过危险,出了事我也无法向师父交代。所以,阿韫,听师兄的话,在宗内等着我们回来,知道了吗?”
  啧,这声阿韫叫得可真够亲切。
  阮韫简直是求之不得,他完全不想和恶龙碰面,更别提给恶龙生孩子,光是想想都很恐怖。
  于是,阮韫点头道:“嗯,我听师兄的。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