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霸总的农村生活[种田]+番外 by:祭望月(下)

字体:[ ]

第90章 冬08 [VIP]
  阮惜时以为日子能这样平静地过着,没想到有一天夜里, 他正和陆择穿着睡衣在客厅沙发看电视, 突然外面就有人急急忙忙地敲门,喊他们俩的名字, 小灰被惊扰,不停地在吠。
  陆择把阮惜时从腿上放下来,跟他说:“你在这里坐着, 外面冷,我去开门就好了。”
  阮惜时点点头:“那你小心点啊。”
  陆择开了走廊的灯,走到门后扬声问道:“谁啊,什么事?”
  外面焦急地应道:“是我啊,阿择哥, 叶三。”
  陆择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,以为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找他们,就开了门。
  开门就看到叶三着急地在门口打转,叶三见到陆择, 也不管陆择身上穿着睡衣,伸手就抓住他的胳膊,紧张地说:“阿择哥, 牛大爷犯病了,脸色不太对,j-i,ng神也不好, 把牛大娘吓得不轻,牛大娘让我过来找你想想办法。”
  陆择一听是牛大爷不好了, 立马也担心起来,想都没想就要出门,但一脚踏出家门,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,阮惜时还什么都不知道地在屋里等他回去。他迟疑了一下跟叶三说:“你等一下,我回去换件衣服就跟你过去看看。”
  叶三见他穿成这样也不太妥当,夜里还是很冷的,就让他多穿几件:“一会可能还要去医院,你多穿点别着凉。”
  陆择风风火火地进来,连阮惜时都感觉到了他的紧张,一股不安在心里漫开。
  他电视也不看了,跟着陆择进了卧室,不停地问道:“陆择哥怎么了,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吗?”
  陆择一边换衣服一边说:“牛大爷生病了,好像很严重的样子,牛大娘让我过去看看。”
  阮惜时一听,脸色一变,也跟着担心起来,他想起他爷爷生病时的情形,那实在让人心疼和害怕,然后没多久爷爷就走了,那牛大爷会不会也像爷爷那样……
  打住,不能往坏的方面想!阮惜时拼命甩了甩脑袋,把这个不好的想法抛出脑海,然后跟陆择说:“陆择哥你等等我,我也跟你去看看。”
  陆择本来想自己去看看就好了,大半夜的外面又冷,阮惜时来回跑一趟身体估计也吃不消,但是见他这么担心的样子,又怕留他自己一个人在家会不安,就答应了。
  阮惜时和陆择匆匆穿好衣服一起出去,陆择推了摩托车,坐摩托车会快一点,然后让阮惜时和叶三坐到后面。
  路上阮惜时不停地问叶三牛大爷的病情,叶三也不懂什么病理,只能磕磕碰碰地跟阮惜时说他所见到的情况,因为太紧张,说出来有点唬人。
  “牛大娘说牛大爷今晚吃了两口饭就说他没胃口不吃了要回屋里睡觉,牛大娘把忙完后去把他喊起来洗澡,喊了半天都没人应,她就回屋里看了一眼。只见牛大爷躺在床上,脸色犯青,怎么喊都喊不醒,醒来了也整个人混混沌沌的,起不来也说不出话,看着怪严重的。”
  被他这么一说,阮惜时更加担心了,抱着陆择的手都用力了很多,陆择觉得情况不容乐观,加快速度往牛大爷家赶去。
  去到牛大爷家,阮惜时一下车就急急忙忙往屋里跑,一边跑一边大声问道:“大娘,大爷他怎么样了?!”
  他两三步跑进屋里,看到牛大娘正坐在床边吃力地扶着坐起来的牛大爷,着急得都要哭了,见他们进来才像有了主心骨那样,哭着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吃完饭他就这样了,他说他头晕没有力气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!”
  牛大爷勉强借着牛大娘的搀扶坐在床上,借着白炽灯的光看过去,他的脸色果然很苍白,呼吸都很困难的样子,见了人来,也只能动动眼皮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阮惜时一看到他这个样子,就忍不住想起自己爷爷,眼泪几乎是一下子就流出来了,急忙走到床边帮忙扶着牛大爷,焦急地问道:“大爷,您哪里不舒服,您告诉我。我们去医院看病好不好,不要省那几个钱了,我们把病看好了再慢慢把钱挣回来啊。”
  这时放好车的陆择也进来了,一看这情况不对,马上下决定说:“不行,我们得马上去镇上的医院看看。”
  他走过去帮牛大娘扶住牛大爷,跟牛大娘与×希×独×家。说:“大娘您去找几件厚衣服穿上,再找几件大爷的厚衣服给他穿上,我们马上去医院。”
  牛大娘有陆择出主意,整个人就变得有条理起来,连忙去找衣服了。
  阮惜时紧张地看着牛大爷,不安地问道:“陆择哥,牛大爷他没事吧?”
  陆择也看着牛大爷,皱着眉头不确定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,得先去医院看看。”
  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派救护车过来是等不及了,最快的方法就是陆择用摩托车把牛大爷带去镇上,但是摩托车只能坐三个人,除了陆择和牛大爷两个,剩下只能坐一个了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