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今天系统又报废了吗? by:荒人说梦(8)

字体:[ ]

  飞了好久,两人一鸟终于到了目的地。
  于戈看着面前这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脸懵逼,南坷则拿出笛子吹了个曲子,酥肉小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南坷,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。
  “走吧。”南坷整理了下衣衫,就要往海里边走。
  “哎哎哎,等一下,南兄往哪里走?大海里?”于戈拽住了要提脚走的南坷,他很懵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
  “嗯,我们去找海龙王,寻他的宝贝女儿。”南坷的眼神有些飘忽,于戈已经多次拽住他的衣衫了。
  “海龙王?还真有海龙王的存在?”
  于戈感觉自己又见识到了新的世界。
  海龙王?他能见到那个控制下雨的龙王了?
  不过,他能不能不下去,看着这波涛汹涌的水流,他内心无比害怕。
  南坷拖着他往海边走,于戈死死拽着他的衣袖,能拖一步是一步。
  因为他真的害怕,他特别害怕……水!
  小时候学游泳掉进水里差点死掉,这辈子就发誓再也不碰海水,到海边这些地方,大学里的游泳课全部请假,真的很恐惧。
  他真的是要害怕死了,眼睛s-hi漉漉的蒙上了一点点泪珠,可怜兮兮的看着南坷:“能、能不能不去啊……”
  “嗯?”南坷看着于戈跟个小兔子似得死死的抓着他不放手,眼里还有些泪珠都快哭了,有些疑惑,这是怎么了。
  “我、我、我……”于戈看着南坷那询问的眼神,觉得自己在美人面前的形象要大打折扣了,不过他豁出去了,丢人就丢人吧,总比丢命强!
  “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?”于戈越犹豫南坷就越发好奇。
  “那个、我、我比较怕水……咱能不去吗?”于戈咬了咬牙说了出来,眼神里满是恐惧。
  “怕水?”南坷第一次听于戈说怕水这件事,看着于戈一副要去赴死的模样,不由得摸了摸于戈的脑袋:“不怕,我在。”
  “不行不行,你在我也怕,特别怕。”于戈躲到了南坷的身后,死死着拽着他就是不肯放手。
  南坷看不到于戈此刻的表情,无奈的叹了口气,怕水?不碰到水就好了。
  使了个术法,将两人罩在了里面,从外面看就像两个人在个蓝色的大光球里,与旁边的水没有任何接触。
  “咦?这是什么?”于戈偷偷的看着南坷,就见南坷手一挥,周围就笼罩了一层什么东西,他悄悄伸出手碰了碰,实体的能碰到,真有趣!
  “走吧,这下碰不到水了。”南坷扭头看了一眼被惊讶到的于戈,这下应该不会再怕了吧?
  “南兄,你也太酷了吧!还有这种c.ao作吗?”美人就是厉害,连这种玩意也能搞出来。
  于戈这里戳戳那里戳戳的,简直不要太爽好吗?走在水里看着这水从自己身边流过却碰不到自己,爽到爆炸了要!
  “别闹,认真看路。”南坷注意到于戈把手放开了,心情有些烦躁,摸了摸自己刚刚被碰到的地方,接着恢复了神色。
  “哦哦哦,我就是摸摸,太好玩了,南兄这是什么武功?”于戈碰了碰,一会儿就有些无聊了,快走几步跟上了南坷,同南坷并肩走着。
  “术法。”南兄纠正到。
  “术法?有意思?那我能学吗?”于戈后腿的看着南坷,满脸的崇拜。
  “不可。”南坷一口拒绝了。
  “为什么啊?为什么我不能学?”于戈不解,怎的学术法还有人种歧视?
  “普通人学不了。”
  “那什么人能学?南兄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我需要什么技能才可以学?”
  于戈边走边喋喋不休的问到。
  “仙人。”
  “仙人?!”于戈的表情一瞬间就像被雷劈了一样,楞在了原地,美人帅哥真的是个神仙?
  “跟上来。”南坷走了许久见于戈还楞在原地,出声提醒了一下。
  “哦哦哦!这就来。”于戈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回神回神,果然长成这个样子的,也就只有神仙了,忙跟了上去。
  南坷站在那不动,等着于戈过来:“到了,跟紧我。”说完手里亮了几下,嘴里还默念了几句。
  于戈整个就一路懵逼的,只会点头了,毕竟神仙美人都说话了,他还能说啥?
  于戈死死拽着南坷的衣衫,生怕跟丢了,南坷感受到了自己衣裳的抗议,看来需要做些质量好点的衣裳了。
  整天被于戈这么拽,早晚有一天给拽破了。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