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我家青梅很酸 by:爱吃豆腐的羊(下)

字体:[ ]

 
第六十章 
  我有想过宁冉是不是故意注销了这个号码,就为了彻底切断我们的联系。但这个想法只是露了个苗头就被我否决了。
  她如果真的要做得那么绝, 那么这么久以来我根本不可能从阿芮那里知道她的任何消息。阿芮对她非常信服, 宁冉很轻易就能说服她, 只要宁冉跟她说一句, 让她不要透露自己的近况, 阿芮一定会听她的。毕竟阿芮对我和宁冉的这点事情也心存疑虑,会帮着她那很正常。
  可我确实也不记得阿芮有跟我提过宁冉换了手机号码。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不可能忽略。而既然宁冉都默许了阿芮跟我提起她的近况, 那么也不会单单不让她告诉我换号码的事情。
 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两种情况,要么阿芮忘记传达给我了, 要么就是她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。
  我曲着手指抵在下唇上, 认真思忖起来,觉得还是找阿芮问问比较好。直接找宁冉是不成的, 电话已经是空号,而且我们高中毕业那会儿还没用微信,就剩下个QQ, 也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上线了。家里的大人更不能问,我和宁冉这么多年的好友, 如果她的情况我还需要问他们才能知道, 那可就真不好解释了。
  阿芮清楚我们的底细,问她是最方便的。
  我一巴掌拍死停在我小臂上的两只蚊子, 翻了阿芮的号码播过去,却又一次被泼了冷水。
  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。请稍后再拨。”依然是这个冰冷的声音。
  “卧,槽。”生平第一次我爆了粗口。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令我头疼的情况。这叫什么事儿啊!为什么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  小臂上一阵酸痒, 我用手指狠狠一挠,低头去看,手上显出三道抓痕,还鼓起了两个硕大的包,整个小臂都惨不忍睹。
  我心烦不已,一脚踢飞了地上的小石子儿,来来回回在原地打转,犹如一只无头苍蝇,不知道还能怎么办。从旁边路过的一个女生大概是被小石子儿踢到了,转过来一脸不悦地盯着我,目光落到我一片红肿的手臂上,眼角抽抽了两下,没说我什么就走了。那时我正心烦意乱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压根儿没心情跟人家说抱歉。
  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预计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我把一切都想得太顺利了,谁知道眼下障碍重重,根本无计可施。
  我倒是可以守在宿舍楼下等着,她总有回来的时候,可这方法也太蠢了不是吗?
  小时候老师就教过,要学会向别人求助。遇到困境的时候这一招就派上用场了。
  宿舍楼下这条小路上来来回回有不少人,我就算瞎猫碰死耗子,也应该能抓到一个认识宁冉的人吧。到时候向人家一打听,问到宁冉人在哪就可以了。
  我正想着,迎面就来了两个好像刚下课的女生,怀里抱着的课本貌似是宁冉同一专业所用的,标题有相同的关键词。我打算试试。
  “呃,那个,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下。”我比她们动作快了一点,迅速地小步移过去,侧身站在她们的必经之路上,将人给拦了下来。
  那两个女生双双停了脚步,抬头来看我,不明所以的样子。
  我本就不擅长和陌生人沟通,被她们两个人同时盯着,不免就有些紧张,抓了抓裤子,嘴里不太利索,“我,我想请问一下,你们认不认识宁冉啊?”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问的,不想这两人竟还真的知道。
  “你说的是最近刚拿了奖,食堂外面天天放的那个?”她俩对视一眼,好像不太确定,其中一个有些迟疑地回答我。
  “对!就是她!”我喜出望外,猛点了两下头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们。
  “哦,我们一个专业的,她在我们隔壁班。你有什么事吗?”那两个女孩子隐晦地交换了一个眼神,神情有些怪异。虽然这些表情都一闪而过,但是仍然被我抓住了。
  我没把她们的反应放在心上,一听她和宁冉是同专业的,便松了一口气,觉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她了。
  “啊,是这样的,我是她的好朋友,从其他学校过来找她玩。但是她电话没打通,消息也没回,我现在找不到她。所以想找人问问,她们今天下午有没有课,在哪个教室,我直接去教室找她。”我双手合十举在胸前,做了个拜托的手势。
  那两个妹子的语气很有些诧异,神情略显奇怪。
  “她前两天就不在学校啊,你不知道吗?”
  我双手顿在胸前,不觉拧起了眉毛。不在学校?这不应该啊。现在又不是放长假的时候,她怎么可能随便离校?这可不是她的作风。要真是这样,我铁定要无功而返了。不要这样玩我吧?
  “对啊,好像前两天就不在吧。前天晚上有个不长眼的来宿舍楼下喊她的名字,好多人都听到了,喊了十分钟都没把人叫下来,结果被她室友从楼上泼了一盆冷水骂了一顿,说是她人都不在学校还喊什么喊,招魂啊!这才把人给轰走。”
  •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点击: